【09】(1 / 2)

晚上大人们都在聊天打麻将,只有赵虞搬着小板凳坐到电视机前,数着节目单上的排号,等沈隽意出场。

他是跟圈内的几位前辈一起出场的,表演一个唱歌类的节目。

给到他身上的近景镜头其实并不多,赵虞用手机对准电视屏幕抓拍了好几次都拍糊了,最后又默默删掉。

表演结束后,另一个台在转播后台采访。

赵虞又换台看采访。

调过去的时候,屏幕里正在采访同台表演的前辈,站在旁边的沈隽意正笑着跟身后的工作人员说什么,眉眼飞扬。

过了一会儿,才轮到他。

主持人说:“跟电视前的观众们拜个年吧。”

少年穿了身红色的西装,丰神俊采,妆发规规矩矩的,不像平时活动视频里那么不着调,笑着冲镜头挥手:“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沈隽意,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心想事成!”

主持人介绍了几句他的作品,又笑着问:“听说你之前许愿能上春晚,现在愿望已经实现了,那下一个愿望是什么?”

沈隽意:“希望明年可以继续上春晚。”

周围的人都笑得不行,只有电视前的赵虞觉得有点难过。

采访不到一分钟就结束了,赵虞又换台继续看春晚,但接下来就有点意兴阑珊了。快到凌晨十二点时,她拿出手机点开短信栏。

跟沈隽意的聊天依旧停留在高考结束那天。

她盯着屏幕看了半天,直到时钟指向十一点五十九分,才终于写下一段长长的祝福:

——鞭炮响,新年到,短信带着问候到,心中祝福也送到!小虞在这里祝你新年快乐,身体健康,来年事事顺,事业步步高!

一条非常像群发的短信,其实只发给了他一个人。

电视里开始倒计时。

数到一的时候,新年的钟声敲响,赵虞准时按下发送键。明明只是发了条祝福短信,耳根却已经烧红了。

少女不可说的心事就藏在这条祝福信息里,飞向了远方。

跨年夜的凌晨也十分热闹,街上车流不绝。

沈隽意被堵在路上,躺在保姆车里睡觉。十二点刚过,无数新年祝福就涌入他的手机,车内一时震动不断。

助理拿着手机说:“都是拜年的。”

沈隽意最近行程太多,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睡过好觉,闭着眼困恹恹道:“帮我读一读。”

助理就挨条挨条读给他听,读完了,他又口述回复,助理帮他打字发过去。

一般对方也就是发个“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过来,他只要回个“新年快乐”就好了,结果读到赵虞那条时,助理直接笑场了。

沈隽意听完,沉默了好一会儿:“还挺押韵……等等我想想这条怎么回复才好。”

助理说:“这一看就是群发的嘛,回个新年快乐就行了。”

沈隽意:“那不行,显得我多没文化啊。”

于是半个小时之后,眼巴巴捧着手机的赵虞终于等来了沈隽意的回复:

——新年到,祝福到,隽意向你问个好。祝你身体健□□活好,学业顺利心情妙,吉祥如意全报到,幸福好运总围绕!

赵虞:“………………”

呜呜呜什么嘛,自己编辑了那么久,他就复制了条群发的拜年信息敷衍她!

回她一个真诚的“新年快乐”是会怎样!

赵虞气愤地扔掉手机去睡觉了。

大年初一,亲戚间开始串门。

江家在这边的亲戚不算多,大多数早年都搬去上海了。赵虞不必应付长辈们的连环问候,轻松不少,除了在家吃吃玩玩,就是去隔壁陪沈奶奶说说话。

沈奶奶说沈隽意结束工作,过几天就要回来了。

赵虞有点紧张。

就要见面了吗?这么多年没见了,见到之后说点什么呢?他会不会还是把自己当做邻居家的小妹妹看待啊?

要不还是别见了吧?

可是又有一点点想见他,想跟他说说话……

赵虞纠结的在床上扭成了一条虫。

晚上一家人正坐在客厅看电视聊天的时候,外头突然爆发出一阵喧闹,踢踢踏踏的杂乱脚步声在夜晚的小巷中动静格外大。

赵虞耳尖的听到沈奶奶家那个护工小罗的声音。

江蕾担忧道:“别是进小偷了吧?江誉你去看看。”

江誉起身往外走,赵虞也赶紧从沙发上蹦下来穿上鞋:“我也去!”

走到门外时,动静已经小了,护工站在门口骂着什么,江誉问:“什么事儿啊?怎么了?”

护工回道:“一群人蹲在门口偷拍,没事,已经走了。”

江誉皱眉往巷口的方向看了看,低声跟赵虞说:“不知道是粉丝还是狗仔,这些人真是有病,大过年的,来打扰老人做什么。”

赵虞也有点生气,对护工道:“小罗姐姐,有什么事你喊我们。”

小罗连声应了。

回到客厅江誉把事儿说了,赵康宁感慨道:“明星也不好当啊。”他看了赵虞一眼,故意叹着气打趣:“哎,以后等幺儿出名了,我们还是搬家吧。”

赵虞叉腰:“江蕾同志,我要举报赵康宁同志今天偷偷在小花园抽烟了!”

最新小说: 王妃是邪道祖宗 救世主聊天群 旧日之箓 在港综成为传说 我的神通有技术 极品小夫君 修炼者实在太友好了 龙王的傲娇日常 原来我的粉丝已经长大了 开局融合进化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