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 2)

她曾把沈隽意当做唯一的梦想。

为了实现这虚无缥缈的梦想,她一路摸索跌跌撞撞,仅凭这一个信念,站上了舞台。

这舞台不算高,但也有掌声和聚光灯环绕。每次站在上面时,好像四肢百骸都充满了热情与力量。

这样令人满足的喜悦,不是沈隽意带给她的。

是舞台给她的。

是啊,从小到大,她总是什么都做不好。她的半途而废已经成为大家眼中的正常行为,好像她本就是这样一个人,她就应该放弃才是赵虞。

可赵虞也想发光,也想被夸奖。

这半年来,尽管很累,很辛苦,甚至在被泼水的那一刹那,让她觉得不值得。

可这是她最耀眼的半年。

她这一生顺风顺水,想要什么都能轻而易举得到,唯有站上舞台这件事,是她拼尽全力争来的。

所以她凭什么放弃?

一直追着那道光,太难了。光怎么可能追到呢。

让自己也成为光吧。

让自己也成为光,吸引那道光的靠近吧。

江蕾和赵康宁看着屏幕里眼睛红红的女儿弯唇笑着的模样,心疼又欣慰:“真的不回来吗?”

她认真地点点头:“嗯!我喜欢舞台,我不想离开。”

江蕾也笑起来:“好,那爸爸妈妈支持你。”

挂断视频,赵虞又在沙发上呆坐了一会儿,然后突然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跑过去称体重。

看着体重秤上增加的三斤重量,客厅里顿时响起一声惨烈的尖叫。

到了晚上结束这几天行程的队友们终于回到宿舍。

林之南虽然很累,但还是去她们住的小街边买了一份赵虞最爱吃的辣炒年糕带回来。一进屋,就看见赵虞趴在客厅的瑜伽垫上做平板支撑。

旁边还摆满了跳绳哑铃这些运动器械。

她最近蔫蔫的没精神,整个人黯淡无光,林之南还为此担心了很久,现在突然看见她在这体能训练,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

“你干啥呢?”

赵虞已经撑了三分钟,满身大汗,咬着牙说话:“这几天胖了三斤,我减回去。”

林之南看了眼自己手上的炒年糕,心情有点复杂。

她把年糕放进冰箱打算明天吃,出来的时候赵虞已经在做仰卧起坐了。林之南盘腿坐在她身边一边数一边聊天。

“九七,九八,九九……哦对了,你知道你爱豆前几天被私生跟车追尾了吗?”

赵虞一口气没提起来,砰的一下摔回去,又迅速翻坐起来:“啊?严重吗?什么时候的事?”

林之南想了想:“就你出事儿那两天吧,车追尾,人没事儿,华畅还发表了谴责私生饭的声明呢,沈隽意也发了微博。”

她翻出来给赵虞看。

――@沈隽意:无论做人还是做粉丝都要理智。

赵虞看着手机没说话。

林之南俯身拉了拉韧带,“你们不愧是粉丝和爱豆啊,一出事都出事,还都是极端粉丝惹的事。”

赵虞不知道是不是刚运动过,心跳得有点快。看着沈隽意那条微博,总感觉他好像是知道自己的事了。

啊,要死了,那么丢脸的视频被他看见了。

赵虞把手机塞回给林之南:“以后禁止你在我面前提沈隽意!”

太影响她心态了。

林之南:“怎么,脱粉啦?”

赵虞:“…………”

脱个屁的粉,她压根就没粉过!

谁要当他的粉丝?她要当的是……咳咳――

赵虞爬起来:“我洗漱去了,再过两天是不是EP签售会了?”

林之南说:“对啊,我看网上你粉丝都在问你去不去呢,你不去她们就退票了。”

赵虞鄙夷地看了她一眼:“你一天到晚少冲点浪吧。”

没过两天,ShiningFive迎来出道后首场签售会。

她们第一张EP的实体销量还不错,电子版销量进入了新人组合前三,实体销量稍微低一点,不过因为这张EP只有一首新单曲,另外四首出道前就表演过,所以这个成绩已经算超过预期了。

既是签售会,也是粉丝见面会,对出道这半年来的成绩向粉丝做一个汇报。

赵虞终于结束休假恢复营业,在微博和INS上都发了一张元气满满的自拍:

――ShiningFive-赵虞:我很好,还可以继续往前奔跑!

粉丝们欢欣鼓舞,大家不约而同地没提泼水那件事,只是在评论里热情留言,说会陪着她一起奔跑。

ShiningFive的签售会在一个可以容纳三千人的小场馆里举办,三千个座位早已被一抢而空,许多粉丝都在高价求转票。

这是赵虞休假之后第一次露面,早早就把状态调至最好,要用最好的状态来面对支持她的粉丝。

她明白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她不想喜欢她的人为她担忧。

主持人已经在前台热场,赵虞最后检查了一遍妆容,弯起唇角走了出去。

走上舞台,目光往下一扫时,突然愣了愣。

好多粉色。

大片大片的,粉色衣服,粉色鞋子,粉色头发,粉色应援棒,她看见前排有个女生连头上的发夹都是粉色的。

最新小说: 王妃是邪道祖宗 救世主聊天群 旧日之箓 在港综成为传说 我的神通有技术 极品小夫君 修炼者实在太友好了 龙王的傲娇日常 原来我的粉丝已经长大了 开局融合进化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