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 / 2)

节目录到后半段,嘉宾们也陆陆续续撞到一起。之前解密过程中大家都或多或少拿到了抢夺物资的道具,于是一时之间鸡飞狗跳,你抢我我抢你,场面一度十分混乱,寂静恐怖的密室也变得闹腾起来。

这一期的录制只有两天,傍晚时分,嘉宾们结束了通关任务,开始进入排练阶段。

因为是个人战,这期的表演也是个人舞台,八个人任务期间都随机拿到了属于自己的表演曲目。

鉴于上期沈隽意的骚操作,节目组是再不敢用他的歌了。八首曲目依旧是有纯vocal有唱跳还有改编,其中有一首是赵虞去年在国际音乐节上拿过奖的单曲《JustOne》。

这首单曲是她跟在国际享有盛名的音乐制作人格拉特合作的,标准的欧美风,曲风张扬节奏感强,更简单点形容,就是很拽。

从歌曲到舞蹈都践行了“拽”这个字,这两年的女团选秀都非常爱用这首歌参加比赛,因为又飒又性感,live气氛高燃,舞台表现力很强。

拿到这首歌的就是心心念念想跟赵虞合作的郑婉怡。

solo舞台,合作是不可能合作了,能用虞虞的歌四舍五入也算美梦成真了吧,郑婉怡美滋滋。

结果到了排练场她就美不出来了。

《JustOne》的舞蹈可以排进当前市场上唱跳歌曲前三的难度了。

那些用这首歌去参加选秀的练习生们都得提前排练一两个月,她一个靠演技混圈的小可怜这么短时间内学得会个屁啊!

赵虞鼓励她:“你可以的!我一个动作一个动作教你,肯定能学会。”

她这期拿到了一首改编过的经典老歌,歌曲耳熟能详,舞蹈动作也很简单,完全不着急。

郑婉怡两期都被歌单搞得眼泪汪汪,坐在地上耍了会儿赖又继续爬起来跟着赵虞学。

三个小时后,郑婉怡再次崩溃,坐在地上一边蹬腿一边嗷嗷大哭:“学不会就是学不会!手脚断了也学不会呜呜呜我只是个小废物罢了!”

赵虞半蹲在她面前,一根手指抵着额头,一脸无奈地看着她撒泼。

郑婉怡嚎了半天,拽住她手腕恳求:“小虞,你跟我换吧,我真不行,你这舞不是人跳的,我们换吧我们换吧好不好?”

赵虞问:“不再试试?”

郑婉怡头摇得拨浪鼓一样:“不了不了,术业有专攻,我只是个小演员而已放过我吧!”

导演组也看着她学了三个小时,知道这确实不行,明天毕竟还要表演给买票进场的观众看,只好同意两人交换。

这下两人都轻松了。

赵虞自己的舞就更不用练了,陪着郑婉怡排练了一会儿她的节目,两人就一起回酒店休息了。

车子开进车库的时候,透过车窗,看见酒店门口站着几个挂着相机的女生在徘徊。郑婉怡看了两眼,“不是沈隽意的粉丝就是夏元的,跟得太紧了。”

赵虞默了一下,想起沈隽意一直以来频繁遭遇私生的烦扰。他已经不止一次在公共场合表示过希望粉丝理智追星,可似乎对那些疯狂的私生饭并没有什么作用。

她跟沈隽意住同一层楼,下电梯时,刚好看见两个形色可疑的女生从安全楼梯进来。一看到她,两个女生立即有些心虚地背过身又走回了楼梯间。

林之南皱了皱眉,小声说:“快走。”

赵虞提高音量,故意用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开口:“叫酒店安保上来排查楼层。”

话音刚落,楼梯间就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是那两个女生急匆匆往下跑了。

一回房间林之南就说:“现在这些私生胆子越来越大了!”

她们在韩国的时候也遭遇过私生,那种被跟踪被怼脸被半夜打电话的经历实在令人惊悚,可除了愤怒,毫无办法。

赵虞一边换衣服洗澡一边嘱咐:“保险起见还是让酒店保安排查一下吧。”

林之南点头应了。

一夜无话,翌日嘉宾们陆续早起,继续最后一天的排练。有过上一期的经验之后,这一次大家都淡定了很多,有条不紊地登台表演。

这次的场子依旧只有两千多个座位,他们在重庆录制《荆棘之路》的路透传了出去,不少粉丝为了能见爱豆一面,专程跑来重庆蹲守门票。

于是这一晚的观众较之上一期相比多了很多粉丝,赵虞表演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粉色灯牌,上面闪闪发光写着六个大字“赵虞亲亲我吧”。

她忍俊不禁,最后定点poss时,朝灯牌的方向甩了个飞吻,虞美人们的尖叫声差点掀翻房顶。

solo舞台结束后,第二期录制也就正式结束了。赵虞明天没行程,不用着急赶回北京。来了两天还没尝过重庆火锅,叫上郑婉怡卫池他们,定了家正宗地道的火锅店。

沈隽意明早在上海有个通告,换完衣服就得去机场,不能跟他们一起去。夏元故意酸他:“隽意哥,你要不买包火锅料带回去吧,不然来一次重庆连火锅都没吃也太可怜了。”

沈隽意一脸高冷:“不用,我的八块腹肌提醒我不能吃这些高热量食物。”

夏元摸摸自己为数不多的腹肌,愤愤闭嘴了。

赵虞在旁边安慰他:“没事,偶尔一顿不会长胖的。”

沈隽意把帽子戴在头上,偏头瞟了她一眼,凉飕飕说:“胖是不会长,痘就不知道了。”

夏元:“啊?什么豆?”

赵虞:“???”

她一下想起自己当年顶着一脸青春痘去杭州找他的画面。

那时候他还去对面养花老爷爷家偷偷掰了一片芦荟,拿回来给她敷脸,信誓旦旦告诉她,敷芦荟可以祛痘!

所以自己长痘的事情他记了这么多年???

赵虞一想到自己当时那么丑,还天天围着他傻乐,简直尴尬得想打爆他的头了。

沈隽意说完后还一脸意味深长地朝她挑了下眉,摆明了在提醒她,对没错我就是还记得嘻嘻没想到吧!

赵虞捏紧了拳头。

沈隽意戴好帽子,赶紧溜了。

助理推着行李箱跟在后面,总觉得自己不跑快点会被殃及池鱼。上车之后,沈隽意把帽子盖在脸上抄着手闭目养神,助理打量他一会儿,鼓起勇气说:“沈哥,你干嘛总是逗小虞啊?她刚才耳朵都红了。”

沈隽意咧了下嘴:“有吗?”

最新小说: 王妃是邪道祖宗 救世主聊天群 旧日之箓 在港综成为传说 我的神通有技术 极品小夫君 修炼者实在太友好了 龙王的傲娇日常 原来我的粉丝已经长大了 开局融合进化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