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 / 2)

高架桥上一时之间充满了刹车声和鸣笛声。无数车子停下,目睹这起意外的路人下车冲向了桥边。有打119的,有打120的,还有拿着手机拍视频的。

但江面已经看不到车子的踪影,江水瞬间吞噬了一切。

赵虞和林之南都呆住了。

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发抖,他上一刻还在想着超车。如果真的超到前面去,或者正在超车的途中那辆金杯出现意外,说不定他们也会受到波及,想想都后怕。

车内静默无声。

赵虞看到沈隽意的车也停了下来,车门猛地被推开,他探了半个身子出来,又立刻被助理拽了回去。

一阵争吵后,车门再次合上,再无动静。

桥上人来人往吵吵闹闹,没人发现他在那里,也没人知道,那辆掉下江的车,跟他有什么关系。

警笛的声音由远及近,救护车和消防车很快开上桥来,交警指挥着停留的车辆离开,桥面缓缓恢复交通秩序。

前面那辆黑色奔驰没动,赵虞的车也一直没动。

不多会儿,有交警走过来敲窗:“走了啊走了啊,别看了,这儿不能停车,把安全通道让出来,快走吧。”

司机回头看了赵虞一眼。

赵虞的声音有点哑:“走吧。”

车子缓缓启动,赵虞看到有交警站在沈隽意的车边,应该也在说相同的话,于是那辆车也无声汇入了车流。

直到下了高架,林之南才终于挤出声音:“太可怕了……”她转头看着赵虞,脸上的惨白还没褪完:“是怎么回事啊?车子出故障了还是司机的问题啊?”

赵虞摇了下头:“不知道。”

林之南张皇失措了一会儿:“沈隽意……沈隽意他……这场意外……”

赵虞神情严肃起来,看着她冷静道:“这件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更不能让他知道我们也在现场。”她看向前头的司机:“杨哥。”

司机立刻连连点头保证:“不会不会,小虞你放心,这事儿本来就跟我们没关系。我给艺人开了这么多年的车,知道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你放心!我嘴严得很!”

林之南叹了口气,低声说:“他这下心理阴影应该蛮大的吧。其实也不怪他吧,总不能就因为被他骂了两句就发疯啊,估计还是意外……”

赵虞没说话,低头刷着手机。车子坠河的新闻果然已经上了热搜,大家都在祈福平安,并且猜测车子失控的原因,搜救队也已经在江面打捞了。

但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样的事故,基本无生还的可能。

赵虞退出微博打开微信,点进沈隽意的对话框,手指在九宫格上迟疑了好久,最后发了一条消息过去:替我跟沈奶奶说声生日快乐。

一直到登机,都没有收到他的回复。

到机场的时候她留意过,没有看到沈隽意的车,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上飞机之后,空姐送了丰富精致的早餐过来,很热情地对她说:“我特别喜欢你,你真人比电视上还漂亮。”

赵虞打起精神回了她一个笑容。

林之南也无精打采的,两人都没什么胃口,等空姐收走餐具,两人靠在一起听了会儿歌,林之南忍不住趴在她肩上说:“我觉得沈隽意好可怜啊,被骚扰了这么久,第一次站出来反击,就遇到这种事。希望他不要愧疚吧,真的跟他无关啊其实……”

赵虞闭着眼,车子坠桥那一幕频繁在脑海中闪过。

他会的。

他一定会为此感到愧疚,甚至充满负罪感。

他就是这样的人啊。

哪怕不再是她记忆中那个清朗像夏风一样的少年,哪怕用吊儿郎当没个正行掩盖住了满腹心事,但他的善良与温柔仍一如当年。

他的眼睛从来没变过,璀璨又干净,亮过夏夜的星星。

这样的人,无论那起事故的原因是什么,他最后都会把过错揽到自己身上,然后谁也不告诉,默默消化。

她甚至都不能去安慰他,因为他一定不愿意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飞机落地时,搜救队已经将坠江的车子打捞起来。车里只有司机的遗体,根据当时金杯旁边车子的行车记录仪,可以看出车子后排还有两个人,遗体仍在打捞中。

专业人员现场对报废的车子进行了检测,初步断定是刹车失灵。

赵虞坐上去公司的车,打开微信时,看到沈隽意终于回复过来的消息:好的!/呲牙笑

赵虞手指抖了抖,看着那个他最爱发的呲牙表情,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她下午要出席一个新代言的发布会,到了公司后韩霜忙前忙后,笑容满面,早上上了热搜的社会新闻并没有给忙碌的工作党们带来什么影响。

这世上意外那么多,除了一句叹息,也给不了更多。

韩霜察觉了她状态不佳,只以为是早起坐飞机太累,做妆发的时候还专门找了个按摩师过来给她放松,“国内首个轻奢代言,不仅品牌方,圈内很多大佬都会到场,你可得给我打起精神来!”

赵虞深吸一口气,将那些画面强行从脑中驱散,点了点头。

接下来就是脚不沾地的忙碌。

回国后的第一张个人专辑的制作框架已经出来了,不仅收了一些质量优良的歌曲,跟几个著名的词曲人也开始了合作。商演,综艺,广告,她正极速奔跑在登上巅峰的路上。

几天之后,赵虞趁着午饭时间,去录音棚的储物间给沈奶奶打了个电话。

最新小说: 王妃是邪道祖宗 救世主聊天群 旧日之箓 在港综成为传说 我的神通有技术 极品小夫君 修炼者实在太友好了 龙王的傲娇日常 原来我的粉丝已经长大了 开局融合进化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