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 / 2)

时尚星典虽然还没有官宣今年的开场嘉宾,但邀请沈隽意的消息早就传出来了,薏仁们也早早买好了门票。现在发生这种事,主办方也不能强制让他继续出席,只好另寻他人救场。

赵虞回到片场时,夏元正焦急地等在外面,一见她回来赶紧迎上去:“姐,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赵虞摇了下头,又点点头。

夏元说:“我去帮你给导演请假,你回酒店休息吧。”

她现在的状态确实不适合拍戏,赵虞没有拒绝,换下戏服之后就在助理的陪伴下回了酒店。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赵虞拉上窗帘,在床上闭眼躺了一会儿。她心里有些难受,却不知该向谁倾述。

只能一遍遍安慰自己,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每个人都会走这一遭。

可转而又想到,奶奶这一走,沈隽意好像就只剩下一个人了。她从来没听他提起过他妈妈,只是听杭州的亲戚说,他妈妈改嫁后又生了一个女孩。有了新家庭后,能给他的爱和关心就更少了。

自己都这么难过,他应该会更难过吧。

又是什么都藏在心里的性子,肯定还会打起精神笑着接待前来送葬的亲戚,把一切都安排得有条不紊。

赵虞坐起来点开他的微信框,打下“节哀顺变”四个字,又觉得太轻飘飘了。

她揉了揉眼睛,深吸一口气后,拨通了他的电话。

三声之后,电话接通,传出他有些疲惫的哑声:“喂。”

赵虞突然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

电话里同时沉默了。

过了几秒,那头像往常一样笑起来:“赵虞你打电话过来就是想聆听我的呼吸声啊?”

赵虞抿了下唇,声音很低:“奶奶的事我知道了,抱歉……”

“这有什么好抱歉的。”他清了下嗓子,声音听着没那么哑了:“老人家嘛,上了岁数,家里也早就做好准备了。只是这两天我准备丧事太忙了,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赵虞声音更低:“葬礼我不方便参加,你帮我给奶奶烧点纸吧。”

沈隽意笑着接话:“行,没问题。哎呀没事儿,你别想太多,安心在剧组拍你的戏。夏元跟我说你这两天老NG,被导演骂好多次了,怎么回事啊赵虞,行不行了还?”

他总是这样。

无论什么时候,好像永远都不会难过一样。

赵虞感觉心里闷闷的。

他这样子,她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她有些负气:“我当然行了,我不行难道你行啊?”

沈隽意说:“行行行,你最行了,那你可别再NG了啊,好好拍戏,多跟组里的老师学学,其他的别瞎担心。”

赵虞垂了垂眸,顿了顿才说:“知道了,等杀青了我再去拜祭奶奶。”

他笑着:“成,那我忙去了。”就要挂电话,又突然喊住她:“赵虞。”

她又把手机重新放回耳边:“嗯?”

他笑着说:“别难过,奶奶走得很安详。”

到最后,反倒是他反过来安慰她。

赵虞本来憋着的眼泪一下就绷不住了。挂了电话,像小时候一样用枕头捂住脑袋,藏进被窝大哭了一场。

没过几天,时尚星典官宣了今年的开场嘉宾――霍希。

最终霍希还是答应去救场了。

他最近正在杭州跟盛乔一起拍一部现代刑侦剧,时尚星典的举办地点在上海,两地挨得近,倒也方便。

赵虞调整好状态,继续投入到自己的戏份中去。

一直到五月底,她的戏份才终于杀青。

这应该是她有史以来拍的最难的一部剧,跟老戏骨的每一场对手戏导演都要求她的演技必须精准到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和眼神,为此不惜一遍遍NG重拍。

这简直比她高考那会儿压力还大,整天绷着神经,虚心求教全心投入,一点都不敢分心,可算达到了导演要求的高标准。

杀青宴那天,导演还拍着她的肩膀说:“小虞啊,你是个可塑之才,但是进步的空间还很大啊,要继续努力啊。”

赵虞:“……好的导演。”

不要以为她没听出来这是在说她演技不行的意思。

杀青之后,赵虞在家休息了两天,然后跟江誉约了个时间,一起回杭州拜祭沈奶奶。

葬礼已经结束一个月,墓前的鲜花也都枯萎了。墓碑上的黑白照片老人一脸慈祥笑意,梳着她以前最爱的发髻,赵虞半蹲着看了一会儿,心里竟然也不觉得难过了。

沈奶奶这么好的人,一定会去天堂和儿子团聚吧。

……

上半年这一部权谋正剧已经耗干了她的力气,赵虞下半年就不准备进组了,行程基本都安排在商演上。

她在国外的音乐资源一直没有断,这两年出的专辑也一直跟国外的音乐制作人有合作。前不久又受邀了国际音乐节,回到北京之后就开始排练。

入夏后的北京又热又干,太阳烘烤得地面都焦黑。

赵虞会捱到天黑之后再从训练室出来,免受一点酷暑的折磨。林之南经过一年多的实习后,今年正式接手成为了她的经纪人。

因为工作和业务上的事完全不用操心,林之南感觉自己这个经纪人毫无用武之地,只好兼职赵虞的司机和生活助理,争取加强自己的存在感。

赵虞一下楼就看见她开着车等在外面了。

手里还拿着手机看得津津有味,都没发现她来了。

赵虞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看什么呢?”

这么多年过去,林之南八卦的属性不减反增,赵虞深深怀疑她想当经纪人就是为了留在圈内第一时间吃瓜。

她兴致勃勃:“沈隽意的辟谣视频!”

赵虞转头看去:“辟谣?辟什么谣?他又怎么了?”

林之南双眼放光:“你不知道啊?下午微博都爆了!有营销号曝光了他上个月跟盛乔在杭州一起吃夜宵的照片,说那地儿是沈隽意长大的地方,意义非凡,营销号说他俩已经见过双方父母领证了呢!”

赵虞脑门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林之南接着说:“不过沈隽意都出来辟谣了,喏,刚发的视频。”

赵虞接过手机。

画面是他今天出席新品发布会时在媒体区的采访。穿着一身正式的西装,跟往常一样笑盈盈的,被媒体追问与盛乔的绯闻时,一点也不慌张。

“那时候刚给我奶奶办完葬礼,心情挺不好的,想找人陪我喝酒。但我很早以前就离开杭州了,在那边也没有认识的人,只有小乔在那拍戏,于是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她打了电话。”

他冲着镜头抱怨:“她都没存我的号码,我打了三次她才接,还问我是谁。”

“她那段时间拍戏也挺累的,挺谢谢她那个时候愿意出来陪我喝酒,虽然她就喝了一碗豆浆。”

三言两语,态度大方神色坦然,轻松就澄清了谣传。

林之南从发呆的赵虞手中把手机拿回来,发动车子:“现在的网友真是听风就是雨,盛乔跟谁在一起也不可能跟沈隽意在一起啊,那可是她爱豆对家。”

车子缓缓驶入主路,赵虞回想着刚才那几张爆料的照片。那个地方,好像是沈隽意最爱吃的黄师傅家的小笼包店。

网友没有说错,那里对他的确意义非凡。

最新小说: 王妃是邪道祖宗 救世主聊天群 旧日之箓 在港综成为传说 我的神通有技术 极品小夫君 修炼者实在太友好了 龙王的傲娇日常 原来我的粉丝已经长大了 开局融合进化万物